日期:
欢迎访问!
香港1861图库最早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1861图库最早 > 正文

知青往事:不是冤家不聚头在东北插队时两个死对头却成了夫妻

发布日期: 2022-01-15浏览次数:

  1969年3月13日午后,八男五女十三名上海知青在公社革委会食堂吃完午饭,乘坐四辆牛车来到了东北边陲的大青沟三队,他们是来这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

  这十三名上海知青都来自上海同一所中学,他们都是六八届初中毕业生。年龄最大的叫张利生,十七周岁,初中毕业前他连续两年担任班长。年龄最小的是一名女生,还不满十六周岁,她叫林露,和张利生同班。因为林露在班级爱说话爱做小动作,张利生在班会上多次点名批评她,她对张利生成见很深,处处都跟张利生作对,他俩简直就是一对小冤家。

  知青们来到大青沟三队后,三队队长刘来顺就把知青们安排在了三队队部前院的那三间破旧的土坯房子里,男知青住西边那间房子,女知青住东边那间房子(林露挑选),这里就成了三队的知青集体户,张利生被推选为集体户户长(林露投了反对票)。那三间破草房是老社员李春来家的,中间那间房子是厨房,东西屋里各有一铺火炕。三年前,李春来家的三儿子结婚搬到了新建的房子里,第二年有了孩子,李春来老两口就搬到三儿子家帮忙照看孙子去了,他家这三间破草房就闲置不用了。

  考虑到知青们初来乍到不习惯东北的生活环境也都不会做饭,刘队长就安排了一名女社员帮教知青们烧火做饭,他还亲自带领知青们上山打了几天烧柴。知青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孩子,刘队长就像家长一样,他要为这帮孩子负责,他要照顾呵护好这帮上海来的知青。

  大青沟的生活条件相对还是不错的,大青沟三队不光有肥沃的旱田,还有十几亩水田,每年秋天,社员们除了能分到足够的苞米做口粮,一人还能分到二十多斤水稻。别小瞧这二十斤水稻,有了这二十斤水稻,社员们每家除了偶尔能吃一顿大米干饭,还能隔三差五喝顿大米粥,这对调剂生活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刘队长从公社给知青们领回来的口粮主要是玉米面和玉米碴子,还有一点高粱米和一点白面,白面和豆油少得可怜。看看知青们的供应粮还不如社员们的口粮好,刘队长就跟会计和保管员商量了一下,把队里多预留的水稻种子称出二十斤,碾成大米,送给了知青们,让他们熬大米粥喝。知青们临时吃的咸菜和酸白菜,也是刘队长从家里拿来的。得到了刘队长和乡亲们如此的关爱,张利生暗暗发誓,一定要报答乡亲们。

  给知青们做饭的女社员是三队会计王新坤的媳妇,这个王婶(王新坤的媳妇)手脚麻利,性格脾气好,她不光是给知青们做饭,还负责教知青们学习烧炕做饭,教知青们学习发面蒸窝头,教知青们贴大饼子熬大米粥,还教给知青们炖酸菜熬大碴子粥,只要她会做的,都教给知青们,她还把家里的咸菜和干菜拿来给知青们吃,知青们从心里感激她。

  王会计家有两个孩子,大的是女儿,叫王春花,长得漂亮个子也高,当年十六岁,十四岁就参加生产劳动了。老二是个男孩,叫王二成,当年十二岁,小学二年级没读完就辍学回家了。因为东北的三月正是农闲,王婶来给知青们做饭,她女儿王春花也跟着来帮忙烧火或帮着和面。别看王春花和知青们的年龄差不多,可知青们根本没法跟她比,王春花烧火做饭绝对是一把好手,地里的农活也都会干,下地干活和女社员们挣一样的工分,大家谁都没意见。只是王春花是个文盲,她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这让她感到很自卑。

  一个月的时间似乎就在转眼间,转眼间就到了4月中旬,在王婶和春花的帮教下,知青们慢慢都学会了做饭,大家也相互熟悉起来,知青集体户的知青们,不管是男知青还是女知青,都管王春花叫春花妹子,王春花也管知青们叫哥哥姐姐,其实,林露还没王春花大三个月呢。因为林露天生好说话,鬼点子又多,王春花对林露的印象最深,她俩的关系也很好。

  张利生知道了王春花不识字,他就产生了教王春花识字的念头,可人家王春花本人并没有学习识字的想法,张利生还真不好意思上赶着去教王春花识字,何况王春花还是一个女孩子。

  那天吃过早饭,张利生要去挑水(张利生主动承担了集体户的吃水问题),刚洗刷完碗筷的王春花笑着说:“利生哥,咱队牛棚里新打了洋井(压水井),我领你去那挑水吧,以后就不用去村头摇辘轳了。”张利生笑了笑,默默地跟着王春花去了三队的牛棚。

  三队知青点离牛棚不远,也就六七分钟的路程。走出知青点的院子,张利生问王春花:“春花妹子,这里的孩子咋都不上学啊?”“利生哥,不是这里的孩子不上学,是咱大青沟没有学校,要读书就得去六里路以外的太平川小学,要翻一道岭还要过太平河,我弟读了一年多就不去了,没有家长接送就没办法去上学。我也没读过书,一个字都不认得。”王春花说完,红着脸低下了头。

  张利生停顿了一下,笑着说:“春花妹子,你要是想学习识字,我们都可以教你。”“利生哥,你说的是真的吗?利生哥,我很想学习识字,你就教我吧。”听了张利生的话,王春花很高兴,她那红扑扑的脸就像三月的桃花,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看张利生有时间就教王春花识字写字,王春花天天哥长哥短地叫张利生,两个人相处得很好,林露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她看到张利生就阴阳怪气地说:“人家春花可是个女生,你别忘了男女授受不亲。她想学认字,我们女生也可以教啊,你献的哪门子殷勤呀。”

  莫名其妙被林露数落了一番,张利生有话说不出口,他真怕林露乱说,给他和王春花造成不良影响,教王春花学习识字的事情就落到林露身上。

  繁重的春耕春播生产结束后,张利生就找到了刘队长,他说大青沟没有学校,村里的孩子都无法上学,能不能在村里办所小学,哪怕是夜校也行,他们知青可以义务教孩子们学习识字。刘队长领着张利生找到了大队书记李忠义,李书记说去公社开会的时候,跟公社书记汇报一下,办学校的事好像要上级批准才行。

  到了1971年春天,大青沟办小学的事情才得到了落实,大队在三队场院北边盖了三间土坯房,两间房子做教室,一间房子做办公室,暂时安排两名上海知青任教。办学校是张利生的提议,知青们都说张利生肯定是第一任老师。林露看到张利生还冷嘲热讽:“表面是为了村里的孩子,实则是为了自己脱离劳动,假公济私。”听了这话,张利生心里也不舒服,可林露这人就这样,嘴像刀子,他已经习惯了。

  当年秋天,学校开学了,从六岁到十岁的孩子都成了一年级的学生,共二十九人。两名老师都是女生,其中就有林露。后来听李支书说:教师人选是他听了张利生的建议后决定的,张利生说教学相对轻松一些,他就建议让林露和陈晓娟去学校当老师,因为数这两名女知青的体质弱,她俩在学校时的成绩也很好。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林露很不好意思,她第一次当着张利生的面说了一声谢谢。

  1972年初秋,在学校后院又修建了三间土坯房,这三间房子是为三队的知青修建的,据说是上级拨下了知青建房专款,三个生产队都为知青修建了新房子。等新房子内的火炕烧干后,张利生他们就搬到了新房子里,还是张利生担任集体户户长。经过了三年的劳动锻炼,知青们都学会了干各种农活,也渐渐适应了东北的生活习惯和环境,大家的体质都比刚来东北时强壮了很多。

  那年秋后,张利生被选为大青沟三队副队长。那年春节前,公社知青办批准三队知青集体户的知青们回上海探亲过春节,看大家回家过年的愿望都很强烈,张利生就自愿留下来看家(公社知青办有规定,知青返城探亲,知青点必须有人值守),把回家探亲的机会让给了别人。张利生说他想利用这段时间,把在学校学过的课程温习一下。

  原本说好张利生和一名叫周伟的男知青留守看家,等大家都走了,张利生才发现,留下来的另一位知青竟然是林露,林露把回家探亲的机会让给了那位男知青。看林露留了下来,张利生挺高兴的,林露却板着脸说:“我是发扬风格把回上海探亲的机会让给了别人,可不是为了你,别自作多情。”

  在知青点值守的那段时间,王春花每晚都到知青点给林露做伴,还把她妈蒸的粘豆包和好吃的给林露和张利生吃。王春花每次要去给张利生送好吃的,林露都会接过来替王春花送给张利生,她好像不愿让王春花和张利生单独接触。

  张利生被选拔为副队长后,他的劳动积极性更高了,还出谋划策在大青沟修筑拦水坝,增加了水田种植面积,他为乡亲们做了很多实实在在的事情,得到了乡亲们的称赞和好评,也多次被公社和县里评为模范知青。

  1976年,大青沟大队得到了一个工农兵学员名额,大队书记第一个就想到了张利生,可他还有点舍不得让张利生走。张利生得到这个消息时并没有太高兴,他说还想为乡亲们多做点事情,他不想就这么离开。李支书让张利生推荐一个人选去上大学,张利生考虑了一下。他说让林露老师去吧,她在学校时学习成绩就好,又教了几年书,一直都在学习。

  就这样,林露成了大青沟大队第一个被推荐上大学的上海知青,也是大青沟大队唯一一个工农兵学员(知青插队期间,总共就得到过一个工农兵学员名额)。离开大青沟时,林露当着王春花的面,深情地望着张利生说:“老班长,谢谢你对我的关爱,我在上海等你。”张利生第一次听到林露这么温柔的声音,也是第一次看到林露那么美丽的笑脸。

  林露离开大青沟后,张利生一边带领社员们搞生产一边利用农闲时间学习,他总觉得在学校学过的课程都没学好,他想把不明白的数学题都弄明白。晚饭后其他知青打牌消磨时间,张利生却捧着书本没完没了地翻看。

  恢复高考的第一年,张利生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吉林大学,他靠真才实学圆了自己的大学梦。大学毕业后,张利生回到了上海,被分配在区政府工作。

  1981年春天,张利生和林露牵手红地毯,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一对小冤家却成了恩爱夫妻。

  今年5月末,当年曾在大青沟插队落户的十三名上海知青重返第二故乡看望乡亲们,王春花也从省城回到了大青沟,看到林露和张利生,她激动得泪流满面,和林露紧紧拥抱在一起。当大家说起张利生和林露两个人的感情问题时,张利生笑着说:还是老话说得对,不是冤家不聚头,月老偏偏把我们这两个死对头拴在了一起。”“利生,你知道72年回上海探亲林露为什么没回去吗?她是怕你和春花妹子好上了,她才把回上海的机会让给我,还给了我五斤粮票。”周伟一语道破天机,林露想堵周伟的嘴已经来不及了,大家都笑着说林露人小鬼大,原来那时就盯上了张利生。王春花也满脸通红,低下头来不好意思再看张利生。

  等大家笑够了,王春花也笑着说:“你们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今天我就不说了,给林露留点面子。”大家一再追问,王春花也没再说林露的往事,大家只好带着遗憾离开了大青沟。临分别时,王春花笑着对大家说:“等你们下次再回来,我就把林露的小秘密都告诉大家。”

  大家和王春花有了约定,两年后他们还要回第二故乡看望乡亲们,回来听王春花讲林露的小秘密。